中国传统节日作文_十万个冷笑话下载|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末夏莫离――君爱依留-

来源:九零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自从出院后,末夏早晨就再也没有去过操场,下午就再也没有去过篮球场,晚上就再也没有去过莫离的自习室。一个多月了,末夏慢慢习惯了没有莫离的生活。

不知为了什么?或许是莫离的痴情想让她放弃她曾经的执着,或许是那个女生的勇气想让她放弃,或许是末夏的自私想不这么傻傻的付出下去。

“末夏,给我一张演算纸。”莫离刚想伸手去拿,手空空的落在半空中,悬在那里。脑中回想起来,以前的末夏都会嘟起嘴说,你一个理科生学高数还不带演算纸,根本就没把高数当回事吧,找我们文科生干嘛,我们现在又不学高数。就当莫离失落的转过头去的时候,末夏就会笑嘻嘻的说,给,用完了,可真没有了。这时候,莫离的脸由阴转晴,笑呵呵的转过头拿。莫离以前不知道末夏每天都会随声携带一沓演纸,他的毛毛躁躁的毛病只有末夏知道吧。

傻傻的想着这一切,恍如昨日般历历数来。可是,事实是这样的生活,沉寂在一个月之前。所有的美好在末夏不见的时候,如海浪般汹涌而来。

就在莫离出神的时候,安洛轩给莫离发来了短信:

你们怎么了?怎么见面都躲着走啊?我说让你们整明白关系,你们也不至于冷战吧?

莫离快速的在手机上打上:

你出来,我有事找你。

接着,莫离和洛轩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教室。洛轩刚走出教学楼,莫离伸手就给了洛轩一拳。口中怒气冲冲的说,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她怎么见了我就躲啊?洛轩恍恍惚惚的说,我…没说什么啊,你们冷战关我什么事。

莫离停止了对洛轩的人生攻击。他突然意识到,他正在打的是同甘共苦的三年半的兄弟,而为的是认识不到半年的朋友。一直以来,末夏在莫离的心中是好朋友的地位,是异性知己,可是莫离越来越发现,她已渐渐超越了好兄弟在他心中的地位。

莫离转身离开,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树杈光秃秃的林荫大道上。蓦地想起末夏一路蹦蹦跳跳的场景,莫离咬着牙恨恨的想到,苏末夏,你不见我就算了,还阴魂不散的跟着我,是专门气我是吧!好,我认输,我投降。

第二天,昨日洋洋洒洒的大雪劈天盖地的装扮了整所城市。校园里,银装素裹,宛若童话般的银白色的世界。

早起的莫离一眼望去,厚厚的大雪望不到尽头。不忍踩下这白色的思念,回望留下一串串清新的脚印,一如青春的纪念。

偌大的校园里,莫离只身默默地在堆雪人。小心翼翼,聚精会神,似乎在脑海中搜索那熟悉的脸庞和那若隐若现的背影。最后一根胡萝卜当做鼻子插在了雪人的脸上,鲜艳的黄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好了,大功告成。”莫离小声嘀咕着。

“这是谁堆的,这么丑啊?”

“你是明知故问吧,苏末夏。你应该问这是谁堆的这么俊的雪人啊?”

“自恋。”

“你怎么不问这个雪人是谁啊?”

“我不想知道,反正不是我。”

“还真就是你,你看这眼睛小的,这脸圆的,这鼻子塌的……”

“许莫离,你别跑。”

末夏,跑累了,停了下来。这样的日子好像前世经历的,若隐若现,被掩盖在心里的感情竟还是这么浓烈。她仿佛看见莫离小心翼翼堆雪人的场景,那么清晰,似亲眼看见一般。末夏怎么会不知道那个雪人是谁,她一瞅就知道是她,虽然模样没有莫离说的这么夸张,但绝对是活灵活现。有点小小的感动,又有些小小的生气,什么时候开始莫离也会惹得我哭笑不得了呢?

末夏记得有个朋友告诉过她一句话:

成为朋友首先记住的就是朋友的模样。这样不管朋友走到哪里,在茫茫人海中,你都会一眼认出他。

末夏庆幸莫离可以记得她的样子,就算他们分离了,末夏相信在茫茫人海中他们都会找到彼此。末夏默默走到木椅边坐下。神情凝重的考虑她是否能放下他?他们能不能回到最初?末夏一直喜欢“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诗,最初的懵懂,最初的天真,最初的的那些所有……

“末夏……”

“嗯?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问你件事。你为什么这几天不搭理我啊?是为了你住院的时候没去看吗?那天真是很忙,第二天你就出院了,就没来得及去看你。你没这么小气吧?”

“当然没有了,我没有故意不理你,你想多了。”

“明明就有,是不是洛轩黑龙江癫痫医院那个权威呢跟你说别的话了?”

“没…有。你昨天把洛轩给打了?怎么回事啊?他没招你惹你吧!”

“怎么替他心疼了?行,我走,不打扰你们了。”

“许莫离,你……”

望着莫离离去的陌生背影,末夏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其实想说,我是怕你受处分,而且你们那么好的哥们,干嘛为了我闹成这样。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我,我都有理由去找你,让你相信我。但你不相信我,我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末夏套用的是八阿哥的经典台词,拥有痴情的八阿哥,晴川是幸福的,末夏淡淡想到。有些时候末夏就在想,找一个自己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找一个爱自己的人是幸福的?以前末夏坚持的都是前者理论,直到她亲身经历,她变得迷茫和退缩?

冷战一直持续,从没有过的寂静与冷漠。

这样的寒冬,这样的刺骨,寒风瑟瑟,一片萧条。就连平时最热闹的情人坡现在也恢复了从未有过的平静,稀稀疏疏的情侣也没有了往日的情致。

一切都因为考试周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了。

自习室挤满了埋头苦读的人,挑灯夜战成为家常饭菜,晚休后灯火辉煌。不过这也仅是一角,像许莫离这样不认学的孩子,不到最后一天绝不看书,这是他的理论:考试前一晚通宵夜战,第二天喝一杯咖啡,接着上考场,保证不会挂。

虽然大学的考试不同与以前高中的考试,但大部分大一考生还是在临近考试周人心惶惶。潇潇洒洒的玩了半年,只为一纸过了。有心的人竟把网名改成“过儿”,打电话也不流行“挂了”,“过了”成为流行语。

在这人心涣散的季节,学校为了增强学生考试时期,兹定考试周前周举行元旦晚会。

元旦晚会准备的如火如荼,许莫离在紧张的准备着元旦节目。试唱着《他的爱》,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女孩,而他的脑海却换了装潢。想起第一次在这个校园里当众清唱这首歌时,他的脑海清晰的出现的是瑾�u的身影。而此时此刻,他动摇了,他的脑海满满都是末夏奔跑的身影。

元旦晚会举行在元旦前夜,离考试周仅剩2天。这一天莫离彩排完之后,恍恍惚惚的走遍了整个校园。或许他只是奢望命运让他能够遇见末夏,就像他曾经想起瑾�u心痛时会遇见末夏一样。但这样的日子变了,他的心也开始变了,此时的他在为末夏心痛。

莫离知道自己在试图忘记瑾�u,为了她的无情,为了她的冷漠,为了她的移情别恋,所以末夏才在莫离的心里占了一个小小的地方。一个敏感的地方。但是莫离忘记了,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然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波澜。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不知不觉走到末夏的宿舍楼外,不知从哪打探到末夏的去处,莫离径直给末夏打了电话。

“苏末夏,你下来,我有事找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什么人嘛,以为自己是皇上啊,一声令下,别人就听他摆布。我才不搭理他呢。可是这时的末夏脑子中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那些知识全然被莫离的身影代替,末夏此时想的全是莫离那天愤怒离开时的场景。

就在末夏胡思乱想的时候,蓦地听见下面大声的呼喊:

“苏末夏,对不起。苏末夏,对不起。苏末夏,对不起……”

听到这末夏披上外套飞一般的跑了下去。

末夏撅着嘴怒去冲冲的站到宿舍楼下 。

“大美女,你终于肯下来了。”

“你喊什么啊?”

“我不喊你能下来吗?你要再不下来,我就直接跑上楼去了。”

“切,你有这么大本事吗?对了,找我什么事?我还要回去复习呢。快说。”

“我们和好吧。我来道歉,那天的事对不起了。”

“你错哪了?”

“我不该冤枉你和洛轩,我已经跟洛轩道过谦了。我不该随便发火,我不该……”

“好了,念在你认错那么诚恳的份上,我再考虑考虑。”

“什么啊?还考虑啊?我今晚有节目,你一定要赏脸去看啊。’

“我再考虑考虑。哈哈。”

末夏笑着跑上楼去。

其实,隔了这么久,末夏已经渐渐原谅了他。那些歉意随风飘散,但却慢慢装在了末夏的心房。就在楼上听见莫离道歉的时候,末夏已经完全原谅了他。

晚上,阶梯教室灯火辉煌。在叶思远和颜紫嫣的精彩的开忻州羊羔疯要怎么治疗呢场下,元旦晚会正式开始。这样一对金童玉女一站在台上,全场立刻火热起来。

虽然莫离已经不是第一次登台了,但这样大型的晚会末夏还是有些担心。缓缓走向后台,一转身遇见了莫离。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紧张吗?”

“不用担心我,我的水平你不是知道吗?再说 我们是最后一个登场。”

“少来了,我才没担心你呢!我只是担心你会把文艺部组织的晚会搞砸。”

“你猜,我和谁搭档?”

“这我哪知道啊?”

“你认识的,凌之蓝。”

“是舍长啊!怎么会是之蓝呢?她什么时候进的文艺部啊?我怎么不知道那?”

“你当然不知道了,你请假就请了半个月,凌之蓝是最近部长在街头挖来的。”

“这样啊,你可不准欺负我们舍长啊 !”

“我哪敢啊?你们宿舍的小七都这么厉害,更何况舍长呢?”

……

从后台刚回到现场不久,末夏就收到了凌之蓝的短信:相思湖一叙。

凌之蓝长发飘飘的站在湖边,衣着朴素,丝毫没有华丽的装扮,却彰显出凌之蓝的典雅与美。

“之蓝,你怎么还没开始装扮呢?虽然是最后一个节目,但也得提前准备准备啊。”

“末夏,你上场吧。”

“之蓝,你说什么呢?好好地机会怎么不抓住啊?再说我五音不全。”

“我胃难受,不能上场了。我知道就算你其他的歌一句也不会唱,这首歌你可是倒着都能唱下来。”

“之蓝,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晚会是小事,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我跟凝丹打过电话了,她在篮球场等我。就是这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之蓝,我……”

凌之蓝转身离去,留下愁眉不展的末夏。

凌之蓝是背对着末夏哭着离开的,她从来都没有胃病,她的身体从来就很好,凝丹一直呆在宿舍也从未离开过。

苏末夏所有的秘密凌之蓝都知道,但凌之蓝有些秘密末夏却有所不知。

就像那天莫离背着因献血而意外得知自己晕血因而昏迷不醒的末夏与凌之蓝的意外邂逅,就像那天凌之蓝瞒着末夏向莫离告白而被拒绝的痛彻心扉,就像那天凌之蓝故意虚伪告知莫离末夏和安洛轩暧昧关系而导致二人冷战的虚情假意,就像那天凌之蓝在街头欢唱与叶思远的“不期而遇”。

以前凌之蓝都以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直到刚刚莫离告诉她,末夏不准他欺负自己,凌之蓝顿时感觉末夏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呢?对得起末夏吗?一个刚刚有好感的男生比得上姐妹情深吗?而这次机会又能改变什么吗?不能,莫离的心中已经存在一个人了。而这次本来属于末夏的机会也应该还给她了。要不是凌之蓝向莫离挑拨离间,末夏就不会因为避着莫离而请假,就不会错过本来属于她的机会了。

这些末夏都不知道。一头雾水的末夏此时心里斗争激烈。上台是对她的一个很大的挑战。习惯了在台下看别人的精彩表演,习惯了在台下为别人鼓掌喝彩,习惯了在台下做一名默默地观众。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有机会站在台上,从未想过自己可以站在台上唱歌,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与他同台演出。上次的友情客串,末夏以为是自己唯一一次登台的机会。可是这样的机会还是来了。苏末夏,你不能因为当初你不喜欢文艺部就放弃为她服务。而且现在的你不是越来越喜欢呆在这里的感觉了吗?苏末夏,你要相信自己,相信你和他的默契。你们不是合唱过吗?他不是还嘲笑过你吗?

想到这,末夏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在湖边紧急的练习了一会,末夏就快速赶到了后台。

这时莫离已经登台了。末夏已经没有时间装扮了,末夏想就这么上去吧,这就是自己本来的一面。

那样优美的歌曲,原来真的出自莫离之口。

深沉。忧郁。是又想起了她吗?

一段词罢,在词的间隙,伴着音乐末夏缓缓走上台。就在莫离目瞪口呆的时候,末夏唱起了歌。从未经过训练,如出水芙蓉般清澈,如小溪般缓缓流入人的心田。喧闹的台下一下子静下来,全场都在静静地聆听这样的天籁之音。

也许,是末夏心中满腔的爱放在了这首歌中;也许,是末夏在用灵魂在歌唱。她陶醉在歌声中,她知道这是她的舞台。

快到合音的部分,末夏瞥了一福州癫痫治疗哪里好眼莫离,他竟愣在那里。末夏小心翼翼的装作漠不经心的从后方走过莫离,很随意的拍打了一下莫离得到肩膀。莫离顿时清醒过来。如果说末夏的出现给莫离的感觉是惊吓,那么末夏的歌声给莫离的感觉是惊喜。这首歌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感动,让他的脑海重新出现了他们相识的场景。

合音部分配合的天衣无缝。

一曲歌罢。莫离牵住末夏的手,单膝向前屈,结束了整场节目。

在叶思远和颜紫嫣的合作主持下,元旦晚会圆满落下帷幕。

接下来的考试,枯燥无味。终于在学生的期盼下,送走了考试周,迎来了漫长的寒假。

这样的长假,前一晚一定是狂欢的一晚。

那晚,文艺部部长邀请全部文艺部成员去吃饭。末夏却给拒绝了,此时的末夏面对凌之蓝很尴尬。她从凝丹口中得知之蓝那天并没有胃痛,并且当晚喝的醉晕晕的回到宿舍。对于之蓝,末夏充满了怀疑,对于她对莫离的异常热情。这次的文艺部聚会因为之蓝得在场,末夏就给推了。

末夏床上放着一个小桌,小桌上放着一台银白色的电脑。电脑上显示的是末夏写了好久的长篇小说。

从小对文字的热爱扎根末夏的心中。在高中的时候,末夏就写过一些短篇小说,但从未出版。而末夏并没因为此就放弃创作。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只是这半年她在为一个人奔波,为一个人加入了文艺部,为一个人心痛。而为此耽误了她追逐梦想的脚步。但她从未后悔过,后悔为他做的一切。

末夏的笔名起为初见。就像那句诗写的那样“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的场景总是那样的美好。偶然翻阅自己的博客,末夏看到一个“后来者”给她留的言。

后来者:难道爱情也有先来后到吗?后来者永远比不上先到者吗?

初见:爱情不分先来后到。只要后来者付出真心,后来者就可以代替先到者。虽然没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但只要后来者承诺未来,那样他们才会有未来。后来者不是第一个,但他可以做最后一个,做最幸福的那个。

停下笔,末夏想这不就是自己的处境吗?难道自己真是这么想的吗?为什么安慰别人自己好像是爱情专家?而到了自己身上呢?自己就会手足无措。

回完留言,末夏开始了她的创作。静静地坐在床上,披着大衣,如思泉涌。

转眼就到了10点,末夏打了一个哈欠,准备洗涮睡觉。就在这时,末夏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安洛轩。

“末夏,你快下楼来吧。莫离喝醉了,他一直吵着让你来。”

“好的,我马上下来。”

末夏披上大衣,就冲下楼去。刚一下去,就看见了围观的一群人。扒开人群,末夏赫然看见莫离坐在地上。口中还大喊着末夏的名字。

末夏快步走上前,蹲在地上,与莫离平齐。

“莫离,你给我站起来。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你不嫌丢人吗?快起来,回宿舍。洛轩,快扶着他回去。”

“我不,我不回去。”

“许莫离!”

苏末夏一把把莫离拽了起来。

“你给我清醒,清醒。你有必要为了一个无情的女生糟践自己吗?你再这样,我看不起你。”

说完,末夏准备扬长而去。此时莫离一下子抓住末夏的胳膊:“末夏,你别走。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快说,说完我就走。”

“我喜欢你。”莫离一边说着,一边单膝跪地。全场吓了一跳。尤其是凌之蓝和安洛轩的心为之一颤。

“许莫离,你别趁着你喝醉酒,我不敢把你怎么样。你的酒话,我不会当真的。你快回去吧。那个现场的女生都当这是酒话,想追许大少爷的尽管追。”

末夏转过头去,泪流满面。哭着跑了上去。许莫离,为什么你喝醉了酒,还欺负我。我知道这句话你一定是想很她说,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你为她留的爱,为何这样深?为何还来这样伤害我?

再受了这样的伤痛过后,末夏的心又再次受了强烈的冲击。凌之蓝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曾经的掩埋,曾经的算计,曾经的背叛,一下子充斥着末夏受伤的心灵。如果说莫离对她的伤害,是那种锥心的疼痛,那么凌之蓝的伤害如一把把花白的盐洒在了末夏的伤疤之上。第一个认识的好友,第一个想倾心的对象,第一个想一辈子拿知己的人,就这样背叛了自己吗?

那晚末夏睡得很不踏实。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末夏就启程坐车回家了。一抽搐翻白眼是怎么回事个人的旅程或许有些孤单,但至少没有一些闲言闲语吧。末夏无奈的想到。

想起昨晚的种种,末夏仍然不能释怀。坐在火车上,看远处的风景,安然了许多。

还是想一想这么美妙的假期吧!末夏爽朗的笑了。

“妹妹啊,那天聚会你不辞而别,怎么没跟哥说一声啊?”

“肖陌白,你别占我便宜,你啥时候成我哥了?我还没允许你叫我妹呢?”

“不是在酒桌上说的吗?你不是说谁替我挡下这些酒,我就认谁做哥吗?怎么现在不承认了?”

“那是我说的醉话,不算数的。”醉话是不算数的,那莫离说的也一定是假的了,我怎么还会期望他能对我……

“你明明没有醉,还是自己走回去的。”

“我说醉了就是醉了,我说不算数就是不算数。”

“大小姐,我不跟你争了,反正总有一天你会主动叫我哥的。”

“切,我才不信呢,自恋。”

“行,行,行。我自恋,不像某人被别人恋?”

“你说清楚点,谁被谁恋了?”

“你不知道吗?今早上就传开了,说是昨晚上一男生单膝跪地追求一女生。”

“你…知道那个女生是谁吗?”

“不知道,就听说是文法的。怎么你认识她啊?”

“…不认识。”

肖陌白是苏末夏的老乡。两个人不是很熟,上次老乡聚会是在考试前一天这两个人都去了。聚会上,因为末夏在元旦晚会上的表演,惹来了不少人向她敬酒。可是不会喝酒的末夏勉强喝下了两杯,末夏突然想到要是莫离在就好了,他还能替我挡酒。现在呢?末夏此时突然想到一计。

“谁替我挡下这些酒,我就认谁做哥?”

“我。”

这时候肖陌白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了,一口气把末夏旁边的5杯酒都喝了下去。末夏和肖陌白聊得很High,但绝口不提认哥的那件事。趁去上厕所的空,末夏逃离现场,回了宿舍。

原本以为肖陌白不会这么快与她相见,她的谎话也不会这么快被揭穿。没想到在火车上遇到了他,还带了她最不愿听到的消息。

“给。”

“什么啊?”

“水啊,你不渴吗?”

“不渴,谢谢。”

虽然肖陌白这个人有点讨厌,但他这个人不坏,末夏知道。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该有多好,那样,她就会毫无顾忌的哭一场了。

末夏是一个爱哭又爱笑的女生。哭永远是在角落里,永远是在最亲的人怀抱,她不会在不熟的人面前哭泣。笑永远是在阳光下,永远是最灿烂的。末夏是一个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女生。可是这样的她活得好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依靠,一个拥抱。

“苏末夏,你有心事吗?”

“没有啊。”

“眼睛红红的,还说没事。快跟哥说说。”

“哥!”

那一刻,连肖陌白都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叫自己哥哥。当初帮她挡酒,肖陌白是真的拿他当妹妹对待,从很久就关注过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孩。不忍心她被灌酒,不忍心她喝醉,并非只是为一个哥哥的头衔。

那一刻,末夏毫无顾忌的倚在了肖陌白的肩膀。痛声大哭。肖陌白,拍了拍末夏的胳膊,安慰她。末夏向他诉说了她所有的委屈与艰辛。她不知道她为何会向一个并不熟的人说起这些,她不知道她为何会在一个并不熟的人面前哭泣。那一刻,末夏就像一朵血色的玫瑰,带刺,却惹人怜爱。

火车的那晚过得好漫长,漫长的好像时间静止在那刻。在肖陌白的安慰下,末夏平复了心情。一如梦般,在熟睡了好久好久之后,终于到站了。

“哥,你怎么也下站了?你家也在初音?”

“对啊,是去年刚刚搬来的,对这还不是很熟悉。”

“我熟悉啊,改天我陪你去好好逛逛。”

“好啊,一言为定。”

漫长的寒假开始了别样的风采!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连载小说《末夏莫离》

本来石沉大海风平浪静的心再次波澜壮阔起来,风在汹涌,海在咆哮,末夏的心在颤抖。

“肖陌白,怎么这么巧啊?”

末夏——似水流年——君爱为谁留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