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节日作文_十万个冷笑话下载|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朱门(第八十一、八十二章)蒋立周_散文网

来源:九零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第八十一章 建 立 政 权

这天下午,重庆籍女兵送来鲜红请柬,笑嘻嘻递上:“朱大娘,请你开会。”

“我开会?开啥子会?”罗玉兰三十几年没开会了,而今已快八十。

“朱大娘,民国初你不是参加过县首届议事会么,有点像那次,但……,”

“人民政府也开那个会?”罗玉兰更觉奇怪。

“我是说表面有点像。但是,实质根本不一样,人民真正当家作主。这回是社会各界进行政治协商,民主选举县长副县长,决定本县大事。”( 网:www.sanwen.net )

“选举县长副县长?”罗玉兰反倒笑得更欢。

“大娘莫笑。你是辛亥功臣,多重身份,社会影响大,你非去不可。”

“那好,我选安贵!我不怕别个说我选干儿子!”

“大娘,你想选哪个就选哪个,谁也管不了你。只是,最后要少数服从多数。”

“我去!”

看着女兵走向东街的轻盈快步,罗玉兰眼睛一热,心潮翻滚起来。

三十九年前四月,不喜政事的她有生头次开会。那次,是李会长通知她参加民国涪州县首届议事会,她本不愿去。从此,她被卷进旋涡,挣脱不得,以致后来很多重大政事中,成了不可或缺的角色。这次,却是军管会亲自发请柬,姑娘送来。同是初,同为改朝换代之初,同以烈属名流身份,同样民主议事,同样议决掌权者,何其相似!那次,选举继宗选当名誉议长,李会长当副议长,两位亲家,一阴一阳,占去两把椅子。这次,干儿子也要坐把椅子吧。朱家命该如此?实在有趣!现今是新社会,应该不一样了。罗玉兰想着笑着。

也许兴奋,也许觉得重要,也许觉得新鲜,也许觉得离奇,反正罗玉兰当晚没睡好,第二天起得又很早。细洗密梳,挽髻插簪,穿青着缎,如同赴宴。

随同朱川出得门来,仿佛脚下生风,很快找到旧县政府会议室。原来她不是第一个,比她早到的不少,有军人有百姓,有认识的有没见过的,有老有中还有男娃,数她年龄最大,唯一白发老太。见她落坐,众人一齐望她微笑,她则以微笑回报。朱主任竟向她走来,先军礼后握手:“大妈,有你来参加,我肩上担子轻了,心里踏实了。”

“大兄弟,我未必帮你挑得起百斤?”罗玉兰回答,心想,这次会是不一样。

“你行!一定行。”朱主任说罢,会场皆笑。

“安贵没来?”罗玉兰眼睛四下寻找,问道。

“本来有他,龙兴乡很多,土匪头子还没捉到,他请了假。”朱主任道。

朱主任座位后的粉墙上,挂着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像。她看了好久,仿佛觉得面熟。

这时,挨朱主任坐的军人站起来,说:“政治协商会议开始,请军管会朱主任讲话。”

朱主任讲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目的内容和程序,末了,他说:“各位同志,各位长辈,各位,你们是本县工农兵学商社会名流各界人士,是我们征求各界群众意见后,邀请参加本县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根据中央有关规定,如果各位代表没有反对意见,在座各位就是政治协商会委员候选人。当然,除在座外,也可以另外提候选人。”

罗玉兰突然觉得,那年首届议事会,好象刘知事也这么说。

年轻军人插话:“朱主任不光是会议领导人,也是代表,根据上级安排,还是大会主席候选人。现在大家酝酿半小时。”

罗玉兰第一个举手发问:“委员做啥子事情?”

“收集听取社会各界群众意见和要求,带到政协会上来,向政府和领导反映,要求他们办理,及时解决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年轻军人回答。

“若果他们不听呢?”

朱主任回答:“那就再反映再要求,直到他们听取为止。”

“如果还不听呢?”罗玉兰昂头说。

“你找我!想法让他们听,不听不行!”

“我当不了!”罗玉兰说罢,弯下腰来。

朱主任一笑:“我的亲大妈,你还不我?”

“大兄弟,不是不相信你,都来找你,你忙得过来?我也不好意思经常找你。”

“亲大妈,你还是当,在涪州,你最有发言权。我说个笑话,你若不当,继宗大伯,仲智大哥,梁校长和你的干孙子,他们也不瞑目啊。”

“大兄弟,照你这么说,我当委员是因为我朱家死了四个人?那我更不敢当了。”

“不是不是,我是说个笑话。他们这些委员家里也没死一个人嘛。”朱主任笑着解释。

“我还是不当!”她再重复。

“大妈,你是不是怕我们和民国初年的县议会一样?说了没人听。”

“我没那么说啊。”她低头说道。大家皆笑。

朱主任请各位父老继续各抒己见。可是等了好久,没人发言。

年轻军人说:“如果各位代表没有新的意见,我们进行表决程序,同意在座代表当选委员的请举手。”结果除罗玉兰外,统统举起右手,非常之快。

朱主任笑着:“大妈,只差你老人家一票,少数服从多数,你要服从大家意见啦,从现在起,你就是本县政协委员了,代表本县人民,权力大得很哩,我都怕你!”

众笑。罗玉兰没再开腔,也没笑。

年轻军人说:“表决通过,全部当选。”

接着,年轻军人再道:“下面表决通过大会主席,同意朱大康同志当会议主席的请举手。”刷!全部高举起手,如同军人迈步,整齐有力,罗玉兰还举双手,而且最后一个放下。那军人高兴地说:“下面宣布表决结果,朱大康同志全票当选涪州县政治协商会主席,选举圆满成功。现在,请朱主席宣布。”

朱主席站起来,非常慎重,说:“现在,我宣布,四川省涪州县第一届政治协商会正式成立,按照中央规定,从现在起,开始行使人民政协的权利,开展有关工作。”

于是会议转入学习第一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的文件,了解人民政协的性质地位任务和作用,熟悉政协委员的自身要求和任务等等。下午,转入协商推举县长副县长人选。朱主席首先介绍县长副县长的条件和任务,接着讲推举候选人的办法以及相关程序,刚完,罗玉兰迫不及待一般,第一个举手,第一句话就是:“我推举安贵。”

作记录的重庆女兵笑问:“朱大娘,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还有主要简历,你为什么要提他,请老人家谈一下。”

可能罗玉兰没作充分准备,说:“他姓胡,名安贵,未必你们还不晓得他?好多人说他是侠客,来无踪去无影,我不那么相信。解放前他闹革命,国民党捉共产党,到处画影捉拿他,都没捉到,涪州哪个不晓得?为啥子提他?他不是你们共产党么,打江山夺政权么,讲究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户户有地种,不受剥削不受压迫么,讲究人性么。我老了,糊涂了,不会说了。”

女兵问:“你推举他当县长还是副县长?”

“当然是县长啦。他打土匪差点丢了脑壳,涪州县细娃儿都晓得。我不是因为他是我干儿子,我才选他。他儿子我的干孙子,才十九岁,也遭土匪沉了大河,一条命啊。”

听她话语质朴而恳切,凄凉而,不少人低下头。

接着,有人提朱主任当县长,罗玉兰问:“大兄弟不是军管会主任么,比县长大得多嘛。”青年军人说:“县政府一经成立,军管会要撤销,朱主席还要辞去政协主席职务。”

罗玉兰马上道:“哦!那还差不多,不然成各人选各人了。我也提朱主任当县长。”

重庆女兵说:“朱大娘,县长只选一个,你只能投一票。”

“那我选干儿子当副县长,朱主任解放了我们,当县长。”

年轻军人道:“四川是新解放区,没有新政权的经验,军管会反复研究,建议南下干部陈忠民作副县长候选人,请委员考虑。”此后,再没人发言。

下午,政协会进行举手表决,结果是,朱大康当选县长,陈忠民当选第一副县长,胡安贵当选第二副县长,都是全票当选。

罗玉兰突然觉得,这回选举与民国初选县议员有点不同,不用投票,不用计票,举手就完,好简单好容易。当然啰,也应该。别个流血丢命,打下江山,解放了你,不该他们当该哪个当?人家开会找你商量,是看得起你,若不商量就往台上坐,你把他哪么?这就是民主吧。上回选李安然,他没流一滴汗一滴血,他有哪样功劳?算啥子东西?偷奸耍滑,一肚子鬼算盘。

不过事后,罗玉兰依然觉得那天,她嘴巴好笨,只顾高兴,没有思量,乱说乱想,是不是她太信任大兄弟了?是不是以为我朱家也有功劳?丢朱家脸面啊!

十天后,军管会召开县城陕西西安吃什么能治癫痫病群众大会,正式成立涪州县人民政府。那天,罗玉兰被请上主席台,坐在后排。好久没见的干儿子胡安贵突然出现一般,挺胸坐她前排。她刚落坐,干儿子回头对她说:“干妈,现在我不喊你干妈了,喊你老祖宗,革命老祖宗,你说啥我听啥。”

“是不是因为我提了你当副县长?”

“哪里哪里,你本来就是老祖宗,革命老祖宗。”

“你想咒死我么?”罗玉兰笑得合不拢嘴。见干儿子那般激动兴奋,那般精力充沛,她打心里高兴放心,也觉脸面有光。

新任朱县长脱去军装,穿件蓝中山服。大概没有量体裁衣,中山装给他高大身躯绷得紧紧的,少了几分威武严肃,多了几分随和亲切,罗玉兰觉得很顺眼很人情。

重庆女兵指挥唱完《东方红》,朱县长迈步前台,停了一阵,朗声道:“我现在宣告,四川省涪州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话音一落,坐在台下前排身材高大的朱川猛然站立,领头高呼,声震屋宇:“坚决拥护县人民政府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

罗玉兰这才发现朱川的威猛勇敢,一股热流窜遍全身。那么,十一年前抗议美军暴行,他率同学游行,也是这么喊口号?孙子,没看你出来呀。你爸在上海当医生不是这样吧?

她还看见孙女立惠站在第二排,唱歌喊口号的声音又尖又甜,一听就晓得是她,难怪她去演戏哟。朱家后代不像我们了。

一阵激烈的鞭炮和锣鼓声后,朱县长接着讲话,他讲了人民政府的性质权力和任务,代表县政府保证,一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百姓过上,希望人民监督和协助。

接着,陈副县长讲本县新政府当前要做的工作,说:“今后,我要多本地干部,学点四川话,不学洋鬼子,百姓听不懂,”全场大笑,等笑毕,再说,“当前,我们任务继续减租退押清匪反霸,稳定社会秩序。昨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下达了,我们要认真学习,吃透精神,积极做好土改准备工作,少走弯路,不走弯路,顺利开展工作。”

那知,安贵副县长坐在原位上一口接过:“现在,贫苦要求土地非常强烈,对于那些群众要求强烈的区乡。我们要先动手,保护贫苦农民积极性,解放生产力。”

陈副县长愣了下,扶下眼镜,继续其思路:“现在,全国还没统一布署,我们也没有新解放区的土改经验,加上南方还有土匪残余,社会尚待稳定。所以,我们要积极作好准备,上级通知。”

罗玉兰突然觉得,两个副县长的想法不一致,陈副县长想法合理一些。

散会,安贵迅速走到干妈跟前,扶住干妈干瘦的肩膀,说:“干妈,你都听到了,陈副县长说今后要依靠我们本地干部,你老人家要支持我,迅速改变我们县穷天穷地。”

“我不支持干儿子,支持哪个?”

安贵告诉干妈,他要把向师爷调来当办公室主任,刘“舵把子”调来当交通科长。

“仲文呢,也是你们地下党嘛。”

“他当乡长,接我那把椅子,掌管几万人呢。”

“你还掌管几十万人呢。”

“老祖宗,龙兴乡是全县最穷最乱的乡,哪个土匪头子和杨队长都没抓到,减租退押清匪反霸工作多得很,仲文挑重担了。开完会,我就要去帮他。还有,我要推举朱川当工会副主席。”

“他有哪样功劳?”

“老祖宗,他率同学游行,抗议美国暴行,那阵我还没参加革命,资格老得很。现今,他本来留重庆工作,坚决要求回搞革命,觉悟高得很哩。”

干儿子说得实在,罗玉兰打心里高兴。果然,听说没两天他就带个警卫员到龙兴乡去了,没坐轿没坐船,走路去的,一住就是两个多月。罗玉兰自然不晓,前几天的县长常务会上,才从龙兴乡回来的干儿子没顾陈副县长在群众大会上的讲话,依然提出在本县率先进行土地改革试点,尽快解决本县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的严重问题,变成劳动农民土地所有制。而本县的土地改革试点放在龙兴乡,解决本县最穷最苦的四万农民吃饭穿衣头等大事。

陈副县长道:“土地改革法下来不久,需要学习,其他县也没动手。”

“没有经验我们可以摸索,没有干部我们可以培养。只要成功了,我们可以给南方新解放区出一套经验,也是对全省的贡献。特别是为本县土改全面展开,培养了一批干部,摸出了路子,树立了样板,以后开展土改就容易多了。还有,龙兴乡农民太苦了,女娃子嫁人,找不到一件没补疤的裤子,一到天,每天吃两次饭的人家,多得很。听说分田分房,望穿双眼了。前两年,我给他们宣传,说共产党要保证他们有吃有穿,不受人欺负。如果我们再不去救他们,共产党就失了威信。”

“那个乡的社会秩序稳定没有,那个司令还没抓到。”陈副县长说。

“我亲自去试点,我熟悉得很,不怕。”

既然胡副县长如此坚决,也有一定道理,提议通过:土改试点,选在龙兴乡。此时,正是农人收完稻谷,晒干后或交公粮或交租谷抑或入仓,时不可待。

既然在龙兴乡试点,而朱家是那里最大的富人,斗争的主要目标,干妈是朱门支柱,龙兴乡土生土长,亲戚如网,而今又是政协委员,不能不登朱门求教,以利行动,副县长胡安贵随即造访朱门。

这天,罗玉兰听完说书,刚进巷道,落坐东厢的安贵首先看见:“哎呀,老祖宗!”

罗玉兰方才看清他和一位站在天井的精瘦警卫。与安贵粗壮身材比,倒是他给警卫当警卫更合适。罗玉兰惊叫:“哎哟,县大老爷,还跟个差班嘛。你一来,我们屋里就亮了。”

“干妈,你们省了电嘛。二嫂说你去听‘水泊梁山’了,她说是讲梁山英雄好汉占了梁山泊又占祝英台,祝英台遭占了没有?”安贵问罢,忍住笑。

“她晓得个屁!”罗玉兰扫视一周,问,“人呢?”

“二嫂去工厂喊二哥去了,马上就回。”安贵转向警卫,“朱门安全得很,蚊子都心善。不必站了,来,一起坐。”警卫马上坐在靠门的椅子上,眼睛盯着巷道。

“听说你在龙兴场,忙得很,轿子也不坐。”

“干妈,共产党的官不是旧政府的官,是为人民服务。龙兴场确实很忙。”

“仲文是乡长嘛,他做啥子?”

“他是乡长,我是县长,工作和不一样啊。干妈,你一个好消息,那个杨队长捉到了,是他亲手把梁校长和我儿子甩进龙潭的。我当即批准,把他枪毙了,为干妈报仇了。”

“该,该,恶有恶报。”罗玉兰着实舒了口气。

这时,仲信和修英气喘嘘嘘赶到。修英把仲信交给副县长,马上跑去灶屋。

“干妈,二哥,我今天来,有三个任务,”见两人眼巴巴望着,他压低声音,放慢速度,说,“一个,我来道歉。上任三个月了,没来看你们,我不对呀。前天,回乡找到我,骂我忘了朱家,我敢忘了你们吗?不是这个革命家庭,有我今天?命都丢了。二个呢,物归原主,把左轮还给你,它为革命作了贡献,保了我的命,现在应该物归原主了。”说着,安贵掏出手枪放在茶案上。

仲信顿时脸色惨白,不敢看枪,嗫懦着:“我不要枪了,我不要枪了。县长,还是你管吧,你们还用得着。”

“革命成功了,我也不需要枪了,你看,还有警卫保护我嘛。上回登记枪支弹药,我是写你的名字。我是借的。”

仲信大惊:“胡县长,我保藏枪没半年啊,没打过一颗子弹啊。真的,我不要了,解放了,天下太平了,不要手枪了。”

“该你保管。它是你抗战有功的见证,它为革命立了大功。也是你支持革命的见证。”

“我不要了,我不要了。”仲信惊恐地后退,生怕沾着,最怕说枪是国军奖的。

罗玉兰把枪推到安贵身前,说:“仲信实在不收,干儿子就拿回去嘛,你拿着比他拿好。”

“那好,你实在不要,我叫有关部门暂时保存起来,以后作为历史纪念品。布厂生产有困难没有?二哥,有困难你尽管找我。只要恢复生产,解决民生大事,我们全力支持。”

“谢谢胡县长,谢谢人民政府。”仲信非常客气,依然非常拘谨。

“不要那么说。干妈,我哪样都可忘,就是不能忘了老祖宗,不能忘了革命之家。老外公不是说,近朱者赤(吃)吗?我就是靠近朱家,才有我今天!饮水思源啊。你们不要把我当县长,我是安贵。”

“过分夸奖朱家了,干儿子。”

“第三,县政府准备在龙兴乡进行土改试点,为全面土改摸索经验,我先说县政府的想法,再听老祖宗高见,你们是革命家庭,莫客气哟。”

仲信经理听着,大气不敢出,只拿眼睛看妈,直到副县长介绍完想法,罗玉兰沉凝好一阵,才说:“要分田土就分嘛,我早就说,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才有人性。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你享了几十年福,该给别个享一下。”

癫痫治疗的手术费需要多少钱?>“根据土改法有关政策,地主土地要没收,消灭地主土地所有制。你爸爸四弟兄可以划四种成分,你们是大房,在乡头还有二十亩田土,按说,可以划小土地出租,但是你们把租银拿来支持革命,城里只有中小布厂,民族工业,所以,应该划革命家庭成分,一切财产保留,政府还要优抚烈士家属。”说罢,他看干妈反应。

“二爸他家呢?”罗玉兰问。

“他家与你家恰恰相反,乡下没有土地,但是,成都财产很多,算得上富豪,朱仲武又被镇压,黑伯伯当过军阀团长,虽然逃去台湾,按政策该划官僚资本家,财产全部没收。黑伯伯待我虽然好,可是干妈,这是政策啊,要划清界线。你三爸家在重庆,我清楚得很,是个好人,他乡下没有土地,重庆有工商业,最多划个民族资本家,属于利用对象,不动他的财产。恼火的是你四爸。”

罗玉兰急了,问:“你们把他……,不得枪毙吧?”

“哪会枪毙!但是,他土地多,民愤大,亲属复杂,可能要划大地主,没收土地房屋。只准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干妈,你要理解我。”

罗玉兰想了好一阵,说:“只要你们公正,我还说啥子!”

“我们都按政策办事,干妈放心。”

“我还信不过干儿子?”

副县长立即站起,向干妈深深鞠躬:“老祖宗支持土改。”

修英请县长吃午饭,说专门为他杀了鸡,炖了他喜欢吃的腊猪蹄,不能走。

“哎呀,二嫂,我没给食堂打招呼,他们要等我的。”

“让他们等。就在这里吃。”说着,她使劲扭住县长,想拉却拉不动一寸。

罗玉兰说:“别个是县长,有公事,让他回去嘛,一顿饭,吃不吃有啥子来头?”

安贵趁机挣脱,跑出几步,回头说:“嫂子,我是‘近朱者吃’,哪天再来吃你炖的腊猪蹄。莫炖久了,我牙齿好得很。”

修英追问:“县长,胡太太好久搬到城里来?我去看她。”

安贵一顿,才说:“你是说我那个乡头婆娘?她不搬来,就在乡头种庄稼。”

“她不吃亏了?你个安贵。”

说干就干。胡县长马上抽调干部组成土改工作队,朱川要求参加,安贵说:“党的政策是全心全意依靠阶级,你是总工会副主席,重点在城市,你走不得。”

立惠想去,安贵说:“你有奶娃,也不能去,莫让二嫂当保姆了。”

“你看不起女同志,我要反县长封建脑壳。”立惠坚持要去。

“那你妈就要反我不保护了。”安贵笑道。事后,朱川和立惠把这些告诉婆婆。哪知罗玉兰笑着说:“看看,干儿子哪样不想到我们?”仲信隐隐一笑,意味深长。

第八十二章 尾 声

罗玉兰身在城里,心在重孙,还忙着朱川李梅婚事,哪有心思过问乡下土改。不仅不想过问,而且不必过问,有干儿子掌舵,有仲文当乡长,用得着她老太婆操心?可是,毕竟千丝万缕,毕竟连着朱门后代日子,她不是不食烟火的神仙,她还得想。而且,她从干儿子的话语里,不难想象出农民分田分地之热情和四爸一家之处境,是土地呀,农命之根系啊,哪个不担心?乡下土改已经两月,竟没一点消息传来,未必有人封锁?她不能不觉得奇怪。

转眼,已至。这天中午,四爸的孙子仲全来到城里。仲全不到三十,儿子两个,消灭“九路军”,是个积极分子,现于乡场小学当老师。他一见到伯妈,跪倒在她跟前,“哇”地一声大哭。罗玉兰还没反应过来,仲全边哭边说:“伯妈,公公死了。”

“好久走的?”

“上前天晚上。”

“哪么今天才来说?”

“二哥害怕,不准我来报信。”他二哥就是朱仲文,堂堂乡长。

罗玉兰一声怪笑:“嘿嘿,公公死了,他乡长不准人来报信?他当的哪样乡长?”

仲文忍了一会,还是说出:“怕你回去影响土改。”

“我影响土改?哈哈,哈哈,说得好怪,我哪么影响?不准土改?不准分朱家田土?哈哈,他们怕我哪样?啊?”她笑声更高更久,末了,眼泪滚出。

“我们家划成大地主成分了,他怕说他和大地主家庭划不清界限,胆小得很。这回我来县城,是我跟土改队长胡县长讲了,他答应的。”

“干儿子还是通情达理嘛。”

“我也说胡县长好啊。”

“四爸九十二了,活了三个朝代,哪有长生不老的?莫怄莫怄。”罗玉兰安慰侄儿。

“伯妈,他就怕丢官。请你回去好好说他一下,只有你讲,他才听。”

“我要回去训他,只想保官,六亲不认。”

“工作组根据土地多少划的阶级成分。土地多的划地主,没得土地土地很少的划贫雇农。我们朱家划四个成分,你们大房人说要划革命家庭兼小业主,二公就是成都黑团长那房,说是要划官僚资本家,三公那房在重庆,说要划民族资本家,我们一房成分最高,划大地主,土地房屋没收。我们一房最恼火。”

“干儿子给我讲过。哎,”罗玉兰长叹一气,“怪爸爸他们三兄长害了四爸呀!”

早年,婆婆尚在,经爸爸要求,他和婆婆按四弟兄各房人数大致划了一下田土家产。婆婆一走,爸爸不想当家,提出分开,遭到反对,大家族保存下来。后来,三爸为在重庆办厂,卖了划给他的一半田土。二爸为捐款修庙,也卖了属他的一部分。漂亮过世,朱门彻底分家。重庆三爸明确表示,剩下一半田土无偿送给四爸。二爸正在广济寺修行,常常捐钱护庙,剩下一些田土放在四爸那里。前年,朱仲武回来,催促黑团长爸爸卖光剩下田土,带走全部银元。而她罗玉兰全家住县城,乡下无人,明确表示,全部田土送给四爸一家,四爸觉得她离老院近,常常回来,只收了一半,其余一半约二十亩田土的租谷卖成钱,每年交给罗玉兰。于是乎,四爸所握土地最多时达一百四十亩多,实在够个大地主。

“你们全是为了公公,哪里怪你们哟,前年朱仲武回来卖光土地,没给我们一文,这回还说我们勾结朱仲武,只杀梁校长和胡登银,不杀二哥。哎,跳到黄河洗不清了!”

“你们的田土全给分光了?”

“只留了两亩,我们自种自吃。”

除仲文一家还有八人,即便自种,哪里够吃?罗玉兰问:“我那二十亩田土也分了?”

“没分,还算你们的。”

“那好,我给你们家十亩,加上留的两亩,够了。”

“伯妈,我们是地主,哪里敢要哇。除非胡县长答应,我们才敢要。”

“我晓得给他讲。”罗玉兰又一声怪笑,“怪哉了,我的土地送人,别个还不敢要。”

仲全看看四周:“伯妈,我今天给你讲的这些,莫说是我讲的。要不然,我这个地主儿子莫想教书了。”

“我晓得。明天我就回去。”

仲全没敢多停留,简单吃了饭,当晚赶回龙兴乡小学。

朱川婚后,夫妻住进机关分给的职工宿舍,刘嘉则跟他们同住。朱川大概听到消息,晚 饭前赶来朱家。历来例会之地的晚饭桌上,罗玉兰说明天要回乡下,给四爸送葬。

朱川道:“婆婆,四祖祖九十多了,死的自然,你老人家身体也弱,别去了。”

“我不光为他,还有别的事。”

“婆婆,你是政协委员,很有名望,你一去,恐怕影响土改。”朱川立即点穿。

罗玉兰反倒一笑:“嘿嘿,怪哉了,都说我影响土改,我反对土改啦?我是地主婆子啦?我该‘敲沙罐’?我早就希望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嘛,我影响他们哪样?我是去给你们四祖祖送终!我死了,你们不送我了?”

仲信经理慢言:“还是让你们婆婆去,她不去,还有哪个敢去?”

“婆婆,那你到乡里说话要有分寸,别看到啥说啥,听到就行了。”

仲信经理慢言:“朱川,你们婆婆不说,还有哪个敢说!”

“我那么想,就那么说,不说假话。朱川,你马上去给我找份‘土改法’来,我要看。明天我带在身上,说话要有依据。”

第二天出门,罗玉兰怀揣‘土改法’一份。行前,胡大银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非要跟她回乡,看看儿子在哪么土改?罗玉兰慌了:“哎哟,老天爷,你一去,真要说我搬了援兵,影响土改了,去不得,去不得,给你磕头了。”胡大银才没同去。

到得龙兴乡已是半下午,罗玉兰直奔乡政府。正巧,工作队一干人马正在开会,没有下村。仲全送到大门口,赶紧溜了,害怕二哥看见。

罗玉兰提着黑木拐杖,摇摇晃晃进了大院。有人问:“老人家,找哪个?”

“找干儿子!” 听者大笑,大概笑声惊动坐在前排的安贵,他一扭头:“哎呀,老祖宗,你一个人来了?”安贵夹着笔记本急忙迎出,对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那人说,“我就是她干儿子,你们笑啥子?你们当得到老人家干儿子,算你有福。”

“就我一个,没有别人。不耽误你吧?”罗玉兰不笑,问。

“会议继续进行,我耽误一会儿。”安贵对开会的人说罢,引干妈到右首卧室落坐,仲文乡长正好路过,看见伯妈,本应上前招呼,哪知他头一低欲躲开,却给安贵看见,“仲文,你看哪个来了?”仲文只好硬着头皮喊了声:“伯妈,你来了。”马上低下头。

罗玉兰不答理他,说:“我还要回乡下给四爸送终,不耽误干儿子了。”

安贵似有紧张,说:“老祖宗,乡下你就莫去了,住仲文家吧。”

仲文忙说:“伯妈,就住我那里。没人送你,莫回老院子了。”

“我就是要你送,不送也得送!”她说得斩钉切铁,眼睛却不看乡长仲文。

安贵只好说:“仲文乡长,这就是你的任务啦,找副滑杆,照顾好老祖宗。不然,我拿你是问!”“我不要滑杆,四里路也不走,硬成寄生虫了。”罗玉兰说。仲文连苦笑也不像。

送伯妈回老院子路上,仲文一直忧心忡忡,只顾走路,不说话。

“仲文,我问你,你也是地下党嘛,哪么这样胆小?”

“伯妈,”仲文喊一声,流下泪来,“我是地主儿子,只有与地主家庭划清界限,背叛剥削阶级,我才有出路啊,哪里还敢提地下党。”

“安贵不是与你同生共死,一起打土匪么?”

仲文转移开话题,说:“公公已经埋了。”

“啥子?”罗玉兰一怔,“哪个喊埋的?不是说等我回来送终么?”

“伯妈,你要体谅我。我们是地主家庭,哪里还敢等人来送殡嘛,悄悄埋了少祸事。”

罗玉兰本想骂他“没用的东西”,但见他那副可怜相,罢了。

“是不是埋在你大公身边?”罗玉兰问,即挨着爸爸永忠坟墓。

“没有,在后坡土边上,随便埋了。”

“你呀,就为一顶乌纱帽嘛。”罗玉兰长叹口气,“书可读,官可不做啊。”

走进老院子,罗玉兰差点以为走错了门。虽然房屋没变,走动的农民好多,认不得几个。阶檐过道上,堆满农具和篾筐之类,还有垒灶煮饭的,侧着身子才能走过。院坝更乱,堆满稻草,搭有草棚,有的棚顶冒出了炊烟,拴牛的,拴羊的,小猪跟着母猪啃刨泥土,东一个坑西一个凼,到处是屎尿,臭气熏人。两个小孩赤条条追跑着,尖声哭叫,如无人之境。

罗玉兰稳住身子,一阵干呕。虽然,她在乡下见惯此类情景,可在朱家老院子还是头次。

仲文扶住她走向老窝。有人招呼:“朱大娘回来了?”

罗玉兰转过脸,认出是胡安贵弟弟胡安成,听说已和大哥分了家。她问:“你住这里?”

胡安成点点头,指指身后。原来永义四爸的五间全由他住了,不知他家几口人?

胡安成说:“朱大娘,到我们屋里坐坐。”他把“我们”二字说得特别重特别长,显示出新主人的喜悦和自豪。罗玉兰问:“是安贵分给你的房屋?”

“不是不是,他不晓得。”

“你搬来的?”

胡安成低下头,不答。罗玉兰吐口长气,难怪早晨出门,胡大银非要跟她回乡,开口就骂安成,各人房子宽宽的,还去占别个房子,看来就是骂的这个,幸好没让他回来。

她正想问仲文,你们住哪里,发现大院各屋的门口站满人,多是中青年妇女和小娃,没一个认识,都拿复杂目光看她,不转眼不变色。罗玉兰赶紧避开他们目光,低下头来。

原来老院子换主人了,我罗玉兰倒成客人啦。她胃里又一阵涌动。

她缓缓走到自己的睡屋前,发现门上新安了锁,正要问,仲文边掏钥匙边说:“我专门给伯妈安了锁,免得……”,仲文说着,替伯妈开了门。

四间屋内,桌椅床柜,整齐干净,原封未动,与院坝比,天壤之别。

她坐下来,深深吸口气,笑了:“还没革我的命嘛,你们屋子呢?”

仲文没说话,指了指靠近竹林的三间偏搭草屋。罗玉兰自然知道,那三间草屋往常是拴牛拴羊堆柴草,讨口要饭的都没住过,如今成了四爸家八人栖息之处。

“我去看看。”

仲文拦住,说:“伯妈,去不得,去不得。”

“为啥子去不得?啊?他们是野鬼?我偏要去看他们。”

仲文无计,只好跟在伯妈后面。路过胡安成门口,安成非请她吃晚饭。

“要得要得。干儿子的兄弟嘛,我一定来。”罗玉兰满口答应。

见罗玉兰到来,四爸一家激动不已,纷纷站起让坐,可是,拥挤得转不开身子,她只得侧身走进。仲全两个儿子挤在其中,只认得仲文,见他回来,乐得直喊:“二爸,二爸。”

仲文“哦”了声,算是答复,不再看两侄儿,也不看,只低头看脚。

仲文爸爸朱明章躺在床上,脸黄肌瘦,伤疤随处可见。看到大嫂,顿时老泪纵横,嗫嚅一阵,方喊了声“大嫂!”罗玉兰上前拉住他那鸡爪般的手,说:“兄弟,你莫说了,大嫂心里晓得。”那知,他竟然放声哭了,一声比一声急,一声比一声高。仲文一抹眼睛,赶紧跑出门去。罗玉兰揩下眼睛,说:“兄弟,你也是六十多的人了,懂得世间人事,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我们确实享够了福,现今艰难一些,也要想得开,让别个过几天好日子嘛。再说,共产党讲究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不准饿死人。你还有两个儿子在当干部,比有的家庭好得多,想开点,莫怄气。只要大嫂还在,我不能睁眼不管。”如此一说,仲文爸爸顿时收住眼泪,点头不止。

仲文的妈一头跪下:“大嫂,朱家只有靠你了。”

罗玉兰拉起她:“兄弟媳妇,照顾好兄弟,莫丧气,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帮助你们。”

本想请罗玉兰吃晚饭,哪有条件?个个面面相觑。仲文在门外催促:“伯妈,还是回街上宿吧。”这时,安成走来,邀请道:“朱大娘,走嘛。朱乡长,你也来,添双筷子就够了。”

临出门,罗玉兰回头对仲文妈说:“今,喊两个侄女和我睡,我一个人怕鬼。”

仲文没有进屋跟父母道别,倒跟着罗玉兰去了安成家。

第二天,罗玉兰去后坡陵园,先到四爸新坟前拜完三遍,再到梁校长墓前拜毕,回来路过朱仲武坟堆时,她朝坟堆吐泡口水,说:“你把四爸家害够了。”

中午,罗玉兰在仲文爸爸家勉强吃了饭,走时丢下两块银元。如今,她已无经济来源,不敢大方了。末了,她把钥匙交给两侄女,随时去睡。

得知干妈回到场上仲文家,安贵放下工作赶来。见她一脸阴沉,县长不无歉意:“干妈,你要理解农民群众,他们受够苦了,想要出气,想要报仇,很难保证不过头,你要理解。”

罗玉兰不开口,也不看干儿子。

“干妈,我们乡是土改试点,没有经验,边搞边总结,你是政协委员,有不对的地方,有过头的地方,你完全可以批评我,教训我,我们一定改进。你的四间屋,你的二十亩田土,按照规定该划小土地出租,但是,你是革命妈妈,我们没动,还是你的,随便你们做啥子。”

罗玉兰发话了:“划啥子成分,我不管。我那四间屋,我要借给仲文爸爸家住,你们不要管。我的田土划十亩给仲文他爸爸,你们也不要管。”

安贵缓口气,苦笑说:“干妈,他家是地主,你把房屋田土给他们,你是政协委员,恰当么?是不是帮了地主?”当着仲文妻子的面,副县长如此说。

“我不管。别个也是人,也是人命,也要吃饭,也要住房。”

“干妈,我们讨论讨论,你暂时莫忙,你要相信政府,我们既善于总结经验,肯定成绩,也善于吸取教训,改正错误,只要发现出了问题,我们会坚决纠正。”

“那就好。”罗玉兰淡淡说了句,“明天我回城去。”

“好,好,好。”安贵连声道,“我喊滑杆送你。”

“我付钱。”罗玉兰低头说道。

安贵忙说:“老祖宗,你是革命妈妈,哪里敢收你的钱哟。”

“那我不是剥削人了?”

年底,全国展开土改运动,涪州全面铺开。胡县长在县里大会小会皆讲龙兴乡试点经验,大致是:大力发动贫雇农诉苦喊冤,揭露地主压迫剥削的罪行,擦亮群众眼睛;斗争恶霸地主,打击他们威风,不能心慈手软,保证广大农民站在我们一边;大力保护和支持贫雇农的革命积极性,他们的土地房屋要求;严格成份划分标准,不能轻划重划,不能漏划错划;工作队员要站稳阶级立场,心明眼亮,旗帜鲜明,等等,当然他也讲了教训:因为急于解决穷人的土地问题,有简单粗糙、进程过快、过短等问题。他不仅会上讲,还亲自跑村乡,直接领导治疗癫痷病方法军海攻勊,亲自指挥,一个冬季下来,双脚跑遍全县大多村乡,住贫农家,吃贫农饭,很受穷人欢迎。不过,她给仲文爸爸房屋和土地的请求,也没研究完,似乎以时间换土地,她只好以土地换研究,两相等待。

儿子一岁过半,立惠抽去土改,分到离城最近全县最富的南坝乡。那里与龙兴场截然相反:地主多,土匪少;恶霸不多,秀才不少;群众观望的多,积极分子较少,工作反倒不顺。

立惠十天半月难回家看宝宝,这天,终于回来,第一句却骇人听闻:“我把安贵叔叔告了!”修英吓得脸发白:“你癫了?他是县长!他晓不晓得?”

“我跟他讲了,告了他的状。”

“我的老先人,你胆子好太,你不想吃十六两了?”

罗玉兰却一笑,淡然地问:“你告他哪样?”

“有个农会主席的儿子本来有婆娘,还想霸占一个地主女儿,那不答应,他就打她和她爸爸。我一听,火冒三丈,马上喊了几个民兵把那个二流子抓了来。那坏家伙耍赖,我问他为啥子耍流氓,猜他哪么说,‘嘿!她爸爸不是说‘共产共妻’么,我照她爸爸说的做’。听听,我又好气又好笑,恨不得踢他几脚!我要求工作队长把他关起来,哪晓得,我前脚一走,队长就把他放了,我找到安贵叔叔,猜他哪么说?他说,太太小姐享福享够了,穷人有气嘛,他们也该享点福嘛,你们听听,我立惠也享够了福,是不是也该给二流子糟蹋?”

“他放屁!”罗玉兰骂干儿子,“他还是以牙还牙。”

“关你啥子事?又不是霸占你!”修英吵立惠。

立惠学婆婆腔调,对妈说:“你放屁!还说解放妇女,他公开支持欺压妇女。”

“你告到哪里?”罗玉兰问。

“朱县长哪里。”

“孙女,你找对人了。他敢报复,找我老婆子!我不信,干儿子包天了。”

罗玉兰还不放心,马上去找朱县长。朱县长正要出门,一见她,笑道:“哎呀,亲大妈,我们的朱委员嘛,一定有大事情,请进请进。”

罗玉兰随县长到办公室刚落座,冲口而出:“县长大人,我今天是来告御状。”

“哈!我不是皇上,七品小官,亲大妈,你说。”

“县长,我看你们嘴上说的跟手上作的,哪么不一样啊?”

“是吗?亲大妈,你大胆说,别怕。”

“我才不怕。你们说,解放中国是为了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大家平等,对不对?”“对呀。”

“你们划的地主也是人,不是鬼嘛,他们也要吃饭穿衣,女儿不该给二流子糟蹋嘛。”

“亲大妈说的是龙兴乡?”县长有所耳闻,不感吃惊,“你再详细讲讲,我记下来。”

于是,罗玉兰把龙兴乡所见如实而详细讲出,末了,她恳切说:“大兄弟,你是县长大人,你要主持公道,莫搞以牙还牙啊,当真要保证人人有饭吃,大家平等啊。”

朱县长合上笔记本,道:“亲大妈,看来我们选你当政协委员,实在选对了。我向你保证,我说过的,决不食言,我们绝不会像民国初年的县议会。”

“大妈消息。”罗玉兰说罢向县长作个长揖,吓得县长赶忙跳开:“亲大妈,我不是神,是你大侄子!”

立惠下次回家,罗玉兰问:“干儿子整你没有?”

“没有,看见我很喜欢哩。还给我说,朱县长批评了他,他错了的,一定改。”

“听听,这才像我干儿子嘛。”

“难得说,”修英不相信,“笑官心黑。你还是给他认个错。”

“立惠错在哪里?”罗玉兰反问。

再过半月,立惠回家。婆婆说:“修齐来信了,在你屋里,快去看。”

“我看了,他要我们不再汇钱了,他有奖学金,还有勤工俭学,够用了。他说毕了业就回国,参加中国建设,为国效力。”

“他用我们那么多钱,还回来吃十六两,不如不去。”修英抱着惠娃,怨道。

立惠不理常骂‘陈世美’的妈,对婆婆道:“安贵叔叔当真给我道歉了。”

“看看,这才像我干儿子。”

“当真?”修英一脸狐疑,她教惠娃,“惠娃,喊你妈‘癫子’。”

“不!”哪知惠娃高叫一声。哄堂大笑。

立惠告诉她们,最近,上面发来文件,要求纠正土改工作中的“左”倾过火行为,正确理解土改的目的意义,认真执行土地改革法,进一步明确指出,消灭地主土地所有制并不是消灭地主分子;地主分子子女与其地主分子不能一样对待;给地主分给一定数量土地,不是完全没收,让其在劳动中改造成新人;征受富农多余土地改为保存富农经济;恶霸地主与开明富绅分开,等等。

“对嘛对嘛,这才实事求是嘛。伪政府不把人当人,现在新社会了,人人有饭吃,个个有衣穿,讲究人性了,平等了,你还以牙还牙,新社会新在哪里?”罗玉兰松口大气。

立惠还将听来的“小道消息”告诉婆婆:“其实,安贵叔叔用心不坏,只是过激了些。他也不顽固,既有指示,立即执行。他在县长常务会议上公开检讨,接受批评,还保证以后不再把群众运动当成随便群众,不能用个人意气代替政策。他还给朱县长道歉,说原来他认为朱县长排斥地方干部,现在他错了,用事。他还说,还要向朱家道歉。”

“是不是真心?”修英一脸狐疑。

“我相信干儿子。”

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副县长胡安贵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来到朱门,见仲信经理不在,问:“二哥不在?”“他在布厂,我去喊他。”修英赶紧答,飞快出了门。

罗玉兰装作不明来意,问:“干儿子,去北京领了奖回来,给干妈报喜?”

“干妈,莫挖苦我了。是来给你老人家检讨。”

“你还有错?”

“干妈,你又挖苦我了。你不是常常说,人非圣贤嘛。”

仲信赶回,胡大银紧随其后,气呼呼地。安贵招呼:“爸爸,二哥。”

胡大银盯住儿子:“你还有脸来朱家呀?告诉你,你要再不来,我要去找你。”

“爸爸,二哥,我今天就是来作检讨。”

修英大惊:“天爷,你给我们检讨?我们敢受呀!立惠又惹你了?”

“检讨?轻了!给朱家跪下!”胡大银大吼道。

罗玉兰忙说:“不敢不敢。朱家担当不起。”

仲信经理只笑笑,没说话,他变得少言寡语了。

“干妈,二哥,我是诚心诚意。这两年,革命一胜利,我搞晕了头,总想替穷人出气,为贫苦人报仇,没有划清几个界限,把仲文当成了恶霸地主,我确实怀疑过他们勾结土匪,为什么朱仲武只杀梁校长和我,不杀仲文呢,他还给仲文通风报信呢,我确实怀疑过,很多人也怀疑。但是,我确实没有支使打他父亲,四大罪状也不是我定的。我负有没劝止的责任,装聋作哑,助长了他们,助长了左倾过火行为。我对不起你们和仲文同志,现在,我向仲文同志和你们诚恳检讨。”

罗玉兰热泪直涌,却故意问:“是不是你真心话?”

“干妈,我跟你这么多年,好久哄过你?”此刻,安贵毫无县长架子。

“我那四间屋和十亩田土给仲文爸爸,你研究完没有?”

“干妈,用不着了,弟弟占的那四间房屋和六亩田地,爸爸骂了他,我也教育了他,现在退给他们了。你那四间屋,你若不住,我打算办成烈士纪念室。”

众人对视一眼,再看着他,大气不出。胡大银却问道:“你又打朱家啥子鬼主意?”

安贵态度严肃,异常认真:“把继宗伯伯,仲智大哥,梁校长和我儿子生前用过的东西,摆到那四间屋里,包括那支左轮手枪,马师长那支派克钢笔,等等遗物。再加上后坡的烈士陵墓,继宗伯伯墓,梁校长墓,我儿子的墓。还有,第一支地下党武装‘武哥自卫会’就是在这里成立训练,又是剿匪战场,有不少纪念物品,比如李保丁那支长枪,我一手修好,又从土匪手里抢回来。还是在这里,生擒副司令。”

安贵说得正兴,罗玉兰插一句:“那是你的功劳,不关朱家。”

安贵一笑:“干妈,我是你干儿子,一半姓朱,也是朱家功劳。所以,老院子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革命纪念地,充分发挥它缅怀先烈与革命传统教育作用,教育后代不忘革命先烈,不忘朱门革命之家,学习前辈精神。”

胡大银冷冷地:“我看是要别个不忘你。”

罗玉兰不快不慢说道:“干儿子,我不反对办纪念地,只是,城头住腻了,我还要回乡头住,死在老院子里,四间还有用。”

“哦,”安贵一笑,“干妈还是舍不得朱门?”

“‘龙兴朱门’嘛。哈哈哈哈。”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好治吗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